Tuesday, June 19, 2007

白宮之戀之──田鼠返鄉路(Vole road home)

前天傍晚,從七股鹽山吃完便宜美味的鹹冰棒,羅傑坐上Fanny、草莓妹姐妹倆的省錢柴油車(據說加1000塊錢的油,可以讓她們從嘉義開到台北再開回來),我們這一車的目的地是新竹市,因為Fanny的妹妹、草莓妹的姐姐結了婚,和她的先生都在新竹工作,她們這未婚的姐妹倆要上去新竹和家人相聚一敘。

和羅傑同車的還有我的好弟兄Schumann,和來自苗栗的安琪拉(Angela)、Sally兩位姐妹;我們一行六人,開車經過了Fanny兩姐妹的補習班和她們家,在車上我們還聊到,家族現在一共有三對親姐妹呢,分別是:美人魚和電鍋、Fanny和草莓妹、還有中區的Grace和Karen。

上路沒多久,從草苺妹的電話中就傳來消息,原來她的二姐和姐夫們此刻人正在台北呢!所以Fanny姐妺倆的目的地馬上就改成台北──非得見著親姐妹和她可愛的小Baby不可!

問題來啦,這會兒已經過了晚上六點鐘,我們六人一車卻還在嘉義,我提議是不是要先解決一下民生問題......雖然後座兩位苗栗的姐妹直說不餓,不過羅傑就是想吃些「當地特產」啦!問問Fanny附近有什麼好吃的......「老鼠敢不敢吃?」老鼠?啊~不會就是我以前曾經在報紙上看過的三杯田鼠吧!噢耶,當然要來吃一下囉,我對沒吃過的食物有興趣,嘿嘿!

「那家店不是還有什麼蟋蟀、蜂蛹、青蛙之類的料理嗎,就一起試試看吧~」羅傑高喊著。

「兩位姐妹,你們想不想吃老鼠啊?」草莓妹大喇喇地這樣問。

(呃,這樣問誰敢吃啊?不要壞了我的田鼠美夢啊~~)
「不是老鼠啦,是美味的三杯田鼠,肉質比雞肉還鮮嫩的噢!」羅傑趕忙補充道。

喂?妳們睡著啦?這時只見兩位苗栗姐妹已經在後座累得睡著了,想必這兩天玩得十分用力又開心。不管啦,開到嘉義鹿草這間有名的店門口,Fanny和羅傑、Schumann蹦蹦跳跳地下車去買外帶(其實蹦蹦跳跳只有羅傑啦),Fanny首先點了三杯田鼠,羅傑又加點了一道鹹酥蟋蟀......嗯.....還是為車上兩位睡著的姐妹點些正常的食物吧,咦!南瓜炒米粉,這個好,就是這個啦,如果她們不吃,我也可以吃光光的,嘻嘻!

已經包起來的三杯田鼠,香味依然撲鼻;這些食物一拿回到車上,就是滿車的香味,Fanny發動車子繼續北上,羅傑已經和Schumann手腳並用迫不及待地打開袋子要吃老鼠和蟋蟀了(噢不,是美味鮮嫩、從甘蔗田裡抓來的「田鼠」啦!)。據說Fanny和草莓妹的媽媽就很會做田鼠料理,在嘉義的市場上就買得到田鼠,下回去嘉義找Fanny姐妹,請「提鼠來見」噢。

值得一提的是羅傑臨時起意加碼的南瓜米粉,南瓜的甜味加上有別於新竹米粉的「溼米粉」,配上酥酥脆脆的蟋蟀,真是美味啊~~嘉義鹿草離Fanny、草莓妹倆姐妹的家很近,搭乘高鐵到太保站下車,更是交通便利,只要十餘分鐘車程呢,看來改天可以來個嘉義「田鼠之旅」,哇哈哈~~要是能到蔗田裡捉那比兔子還肥的田鼠,就更有意思了!

這邊廂羅傑吃的興起,後座兩位姐妹卻是繼續睡得香甜,對食物一點都不感興趣;經過幾聲呼喚,仍是不為所動,眼看不知不覺就快到苗栗了呢。睡飽了的Sally抱著從鹽山買的一大盒鹹冰棒問羅傑想不想吃冰,羅傑想到她們竟然拒絕了美味的老鼠和南瓜米粉,於是開口便說:「我不吃呢,誰叫妳也不吃我們的田鼠~」哈哈,一時之間羅傑竟被安琪拉冠上一個「愛計較的羅傑」的名號。

九點不到,已經將兩位苗栗的姐妹安然送抵苗栗後龍,然後九點多時,羅傑和Schumann也在新竹平安下車,這時候,據說包括大白(痴)車隊的一組人馬,還在清水休息站晚餐呢;而Fanny和草莓妹,也繼續北上開往台北,好一起慶祝隔天草苺妹的生日!

附註:和樂食堂──田鼠料理的店

3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看到羅傑的部落格,我很感動,我已經很久不感覺生命的美麗與歡樂了, 雖然我不是基督徒, 但是我相信羅傑會一直受到神的眷顧. 加油吧!努力的替我投資理財吧!如果你不夠努力, 相信神也會替我懲罰你.嘻嘻!

Roger said...

^^
聽起來你是羅傑的客戶噢
謝謝你蜿蜒輾轉地找到這個部落格
還仔細地看了我的文字

是啊,我要努力呢~~~
你也要和我一起感受生命的美好與歡樂哦

一起加油!

Fenny said...

身為嘉義人,又什麼都愛吃的Fenny,一直想去和樂食堂吃田鼠,可是都因為沒有伴,至今未成行。沒想到,遠在新竹的羅傑已經吃過了。也由此可見,羅傑也是個愛吃的小孩,以後來嘉義玩,來趟美食之旅吧!嘉義雖然沒有高級的餐廳,但小吃都很讚哦!